影視跨界投資被叫停!詳解“再融資30條”

2019-07-15

進入2019年,影視行業的“寒”意並未減緩。

影視行業迎來了又一輪更加嚴格的監管。

7月5日,證監會發布了《再融資業務若幹問題解答》,共計30條再融資細則,涉及叫停跨界融資、股份質押、商譽減值、募集資金投向及用途、使用進度及效果等多個方面。

資本市場在經曆了2013年至2016年的大發展和後來的低谷期之後,“再融資30條”試圖從政策層面推動資本市場進一步走向規範化、透明化、市場化。身處其中的影視行業也在經曆了集中性的融資困境後,迎來了愈發嚴格的監管。

11家公司業績下降超30%

嚴控商譽減值、股份質押

進入2019年,影視行業的“寒”意並未減緩。

據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統計,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大部分影視公司的淨利潤仍呈現出劇烈的下滑趨勢。在統計的17家影視公司中,有11家影視公司的淨利潤降幅都達到了30%以上。其中,骅威文化的淨利潤領跌,降幅達到483%,華誼兄弟、北京文化、唐德影視的淨利潤降幅也分別達到136.33%、312.73%、127.33%。

“再融資30條”將公司淨利潤同比下滑超過30%定性爲大幅下滑,可見影視行業整體業績表現不佳。不過,“再融資30條”對業績下滑情況進行了分類處理,相關公司在履行充分信息披露程序後,可進行融資。最近一期業績下滑超30%的公司,在上市公司及中介機構更新申報文件或報送會後事項文件並履行信息披露後,同樣可推進公司的融資程序。

也就是說,在新規之下,行業需要更大程度地推進信息透明化。

2018年,大面積的影視公司在寒冬之下進行了巨額的商譽減值,也有不少影視公司的重要股東都進行了大比例的股份質押,一些影視公司甚至頻頻面臨平倉風險。印紀傳媒、文投控股、歡瑞世紀等公司在披露年報前後,都收到了證監會的問詢函,其中大多都要求公司給出更詳細的信息說明。

“再融資30條”也對商譽減值、股份質押等情況給出明確規定,具體如下:

1、在再融資審核中,重點關注大額商譽減值計提的合規性,要求相關公司對商譽形成的原因、減值測試情況、可回收金額、確定過程及其賬面價值、會計師估值報告及數據真實性核查意見等方面重點披露。

2、若公司存在控股股東大比例質押股份的情形,公司需披露股份質押的原因及合理性、質押資金的具體用途、控股股東和實控人的財務狀況及清償能力等;若公司實控人存在變更風險,公司也需及時披露相關處置方案,並對可能給公司發展造成的影響給出合理性預估。

可以看到,“再融資30條”對信息披露的多個方面都進行了明細化規定,幫助公司明確相關披露義務,股民和投資者能夠更清楚地看到公司的運轉情況,同時方便審查,那些試圖借資本運作騙取融資的行爲將很難再有生存空間。

不得跨界投資影視或遊戲

防止概念性地“畫餅式”誘導

2018年以来,行业泡沫正加速被稀释。“再融资30条” 明确指出,“募集资金应主要投向主营业务,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資影視或遊戲”,从政策层面进一步提高影视行业的净化程度。

早在2014年前後,資本市場迎來了高速發展期,當時影視行業的暴利吸引了各行各業的目光,衆多投資者紛紛跨界而來。玩具行業的骅威文化、奧飛娛樂;廣告行業的印紀傳媒;傳統制造業的中南文化、當代東方等,都進入了影視行業。

據Wind數據統計,2013–2016年,影視業並購重組分別發生了29起、46起、88起以及逾70起,涉及資金218億元、359億元、435億元和300多億元。

跨界熱潮之後,越來越多不懂影視行業發展規律的“門外漢”,掌握了行業的資本和話語權,行業發展越來越畸形。熱錢之下,盡是浮躁,爲之後集中性的商譽爆雷事件埋下伏筆。

2017年之後,盲目投資開始遭到市場反噬,影視行業的發展逐漸回歸理性,那些爲逐利而來的資本家們,也成了第一批逃竄者。

曾在2017年上影節一口氣推出13部影片的永樂影業,在同年10月就解散了電影團隊,並宣布不再參與電影投資;2018年以來,華錄百納、骅威文化、中南文化等跨界影視公司紛紛易主。複星系財團也從華聞傳媒抽身,厦门当代集团也从當代東方撤离。

以電聲元器件和組件起家的共達電聲,因先后收购春天融和及乐华文化失败,彻底告别影视圈,转向电子领域;转型至影视行业的中南影业属中南文化旗下子公司,其原本的机械制造业营收占比回涨至48.13%,文化娱乐板块营收下滑;玩具行业起家的奧飛娛樂,也在《喜羊羊》之后再无爆款作品,影视项目推进愈显艰难……跨界影视行业的公司纷纷崩盘。

資本大潮退去後,誰在裸泳一眼便知。

在一系列行業亂象之後,“再融資30條”明確要求資本不得跨界投資影視和遊戲。盡管影視行業或將因此喪失部分資本擁簇,但更純淨的發展環境將倒逼影視行業回歸內容本身。

为防止概念性地“畫餅式”誘導,“再融资30条”也要求融资发行人以平实、简练、可理解的语言对募投项目进行描述,不得通过夸大描述、讲故事、编概念等形式误导投资者进一步去除行业浮躁。

12家公司資産負債率超30%

資金使用進度將被持續監測

影視行業盲目的資本擴張再2018年迎來集中反噬,“範冰冰事件”牽一發而動全身,步入寒冬的影視公司都很缺錢。

據鏡像娛樂(ID:jingixnagyule)統計,影視公司經營現金流爲負值已經成爲常態,而且不少公司的經營現金流和籌資現金流均爲負值。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公司現金流不僅入不敷出,爲了應付債務甚至不得不大規模收回投資以彌補現金的不足。

一边是现金流缺口越来越大,一边则是公司债务负重愈加严重,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统计的数据显示,在所统计的17家公司中,有12家公司资产负债率达到了30%以上,其中,唐德影視、長城影視的資産負債率占比甚至超過了80%。

行業集體缺錢,但融資道路並不通暢。Wind數據顯示,文化傳媒板塊2015–2018年以來,企業通過IPO首發、增發、可交換債等形式募資金額分別約爲:1417億元、1432億元、421億元以及234億元,融資規模大幅收窄。融資困境不僅直接導致各大影視公司股權質押的比例擡高,甚至一些公司也開始變賣資産以自救。

在这样的发展环境下,“再融资30条”对信息披露开始进行规范化、透明化的引导。尽管有专业人士分析认为,“再融资30条” 规范了上市公司融资行为的目的,能够进一步降低限制性门槛,提高融资的便利性,再融资市场也有望提前回暖。但事实恐怕并不如此乐观。

根據“再融資30條”的相關信息,證監會將對募資金額的使用進度及效果持續監測,公司也需要提前對募投項目的預計效益做出合理性預估。

游族影业早在2013年就表示将把《三体》三部曲拍成6部,号称总投资将超过12亿元,手握《三体》版权也成了游族获取融资的一个筹码,但游族的《三体》至今仍无下文;歡瑞世紀也曾募资12.55亿用于拍摄电影/电视剧,但相关项目至今无一开拍,期间欢瑞甚至将其中的2.7亿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年赚利息3600万元。

證監會對募資使用情況的持續監測,將進一步規範影視行業的資金流向,防止相關公司繼續“忽悠式”融資,擾亂資本市場。

证监会发布的“再融资30条”,给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整体显得更加复杂。未来,在证监会更细化的审核标准之下,行业或将走上更透明、规范,也更趋市场化的发展道路 ,但在当下,行业面临的监管仍旧是持续趋严的态势。

(投資界)

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